首页>养生保健>中医理论>正文

章太炎注重民间的中医实践经验 药性至微非更迭校验不能知

章朱学派治学一脉相承。章太炎治学最重“求是”与“致用”,关于遣方用药强调“贯习群方,用资证验”;章次公治学既师章太炎所示治学门径,又无门户之见,博采诸家;朱良春深得其师章次公遣方用药之心法,且在实践中引申发挥,其面广、用意深,建树良多。
 
学派是学术繁荣的标志,迥异流俗、独树一帜、自成体系、蔚然成风,章朱学派世人瞩目。笔者追随朱良春老师问业数十载,在先生仙逝七周年之际,特撰此文略述章朱学派遣方用药特色,借以缅怀朱良春老师的盛德丰业,虽系一鳞半爪,或可作后学之借鉴。
 
章太炎
 
一曰求是,再曰致用
 
章太炎先生(1869—1936)博学鸿儒,对中医学亦有过人的识见,章次公先生(1903—1959)青年时执贽门下,采获良多,章次公所作《章太炎先生的医学》一文(见1936年《苏州国医杂志》第十一期),用精练的语言介绍了章太炎的治学门径与方法,概括其对中医学的卓越见解,抒发“启新复古”之己志,是章次公倡导“发皇古义,融会新知”之滥觞。文中说章太炎“尝谓学术无大小,所贵在成条贯,制割大理,不过二途:一曰求是,再曰致用”。学术品类不一,治学门径则同,治医亦不例外,必须有条理、成系统,裁量应有理有据。求是,不为个人好恶所左右,亦不为书本所羁绊,独立思考,不避毁誉,追求真谛,即“为学问而学问”;致用,不尚空谈,直面实际,可资应用,即“为实用而学问”。唯“求是”方切实用,欲“致用”必须求是,所以章次公说,“求是、致用更互相为矣”,可谓一言中的。
 
关于遣方用药,章太炎强调“贯习群方,用资证验”。他首先重视的是仲景方,然后取《千金要方》《外台秘要》方,因为二书“所存六朝人方甚众”,古义犹存。但二书“疏方甚众,议病太少,非先知《伤寒》《金匮》,亦不能用也”(《致钱玄同论医书》)。这和清代医家张璐所云,“不读《金匮》方,无以知《千金》之法源,不读《千金》方,何以广《金匮》之变法”(《千金方衍义》),其旨正同。再则取宋代朱肱《活人方》(《类证活人书》),因其能“守古”;还有《苏沈良方》、许叔微《普济本事方》以及《圣济总录》《和剂局方》,悉可备览。至于金元四大家,则认为“皆好附会五行,虽处方不无一得,而览之易入迷惘之途”。而“明、清之景岳、天士诸师,虽才有高下,学有疏密,然不免弃六朝、唐宋切实之术,而不忘五行玄虚之说以为本”。在历史的长河中,中医学术不断发展,但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在所难免。章太炎看重的是切实之术而非玄虚之说,这是其取舍古方之标准。他还主张通过临床实践加以验证,这是求实的科学态度。
 
章太炎注重民间的中医实践经验,认为“药性至微,非更迭校验不能知”(《医术平议》)。又说,“虽古之增益本草者,岂医师孟浪而言之与强以理定之哉?其大半亦出于铃医也”(1921年《中国医学大辞典》序言)。他阐发药性融会新知,将古老的命题给予全新的诠释。如说“柴胡、大黄,《神农本草经》皆谓其推陈致新,大黄推陈致新在破积攻坚,而柴胡则疏泄淋巴之瘀阻也;黄连、石斛皆厚肠胃,黄连之厚肠胃,有收敛止泻之功,石斛之厚肠胃,有润燥护腐之力,用于肠窒扶斯(肠伤寒),更能补充营养之效,而肠出血自免,其理与东人论肠窒扶斯当注意维他命C之缺乏同也”。中西学理融合无间,前人从未有此妙解。联想到章次公云,“考经不正常,恒能引起胃证候”,“古人用平胃散通经,即是此理”;“凡宣肺药多是祛痰剂,肃肺药多是镇咳剂”;“凡一切辛燥发挥之药皆能通便,排泄瓦斯一也,增进肠蠕动二也”,等等。与章太炎所论相较,命意何其相似,此间的传承关系不言自明。
 
章次公
 
发皇古义,融会新知
 
章次公治学有门户,如他所说“疏通滞义,不违家法”。家法,即其师章太炎所示治学门径。但又没有门户之见,而是博采诸家,兼收并蓄。譬如治湿温(肠伤寒)突破旧说的藩篱,将强心、营养(育阴)、扑灭肠菌及护肠,立为药物治疗的三原则,他赞许李东垣“清暑益气汤”以表药与黄芪、党参同用之法,认为与小柴胡汤中参、柴相伍,退热强心之法同,均可供此证早期出现弛张热时选用。又说刘河间治疗热病“最了不得”,还说“温病学说体用兼赅,叶氏实其大师也”。他的这些见解并非否定了章太炎的某些论点,而是加以修正、补充,持论平正,不失偏颇。章次公曾谓:“近世之宗仲景,而不善运用者,流为猖狂,宗天士貌似者,流为浅浮,虽名医辈出,而大医不一遘矣。”他没有经方、时方的界限,其治学贯通古今,融会中西,穷极幽微,一探古人未至之境。
 
试以章次公一则医案为例(见《中国中医药报》1990年3月5日版,吕志连供稿),略加评按,以此见其遣方用药风格之一斑。
 
“孙先生,据其热之经过,乃温邪而非外感,前此数服方剂皆合病机,所以热不退者,诚以此证难,难易以速效此候,候后日趋严重,必须慎食节劳(三黄苦参汤加味主之)。香青蒿三钱,黄芩五钱,白槿花(包)三钱,嫩白薇三钱,苦参片五钱,秦皮三钱,黄柏八分,银花炭四钱,飞滑石(包)四钱,大地龙三钱,黄连三分。”
 
按章次公痛感“国医之名病,多以证候为标准,因无明确之诊断,遂无明确之界说”(《湿温证治》),当予改进。他非常重视得病的时间与病程之经过,“因为临床上症状虽或相同,而出现的时间不同,其用药施治也不能同一处理,这是热性病在鉴别诊断上必须注意的”(《张仲景在医学上的成就》)。此证发热数日,所用方剂皆合病机,倘是普通外感,其热当解,所以乏效者,皆因此证乃温邪之故。从药测证,当是湿温(肠伤寒)。这就从时间上将外感与温邪作了鉴别诊断。湿温通常在四候后脉静身凉,一候时难以速效。此案一候后日趋严重,即是此故。因对病证的发展与转归了然于胸,治疗自然胸有成竹。
 
三黄苦参汤待考,其主药为黄芩、黄柏、黄连、苦参殆无疑义。章次公认为,湿温病灶在肠,扑灭肠中细菌毒素,“清贤所谓苦以燥湿,如苦参、黄柏、芩、连是也”。这是此时选用此类药的着眼点。青蒿芳化清透;白薇清温解热,《小品方》之葳蕤汤即用之;地龙治“温病大热狂言,饮汁皆瘥”(陈藏器语),足可增强此方的解热作用。三黄、苦参,苦能坚肠,而秦皮、白槿花、滑石、银花炭均有“护肠”之功。秦皮味苦且涩,善治热痢,涩可固脱,正可被护肠壁;白槿花乃民间草药,长于治赤痢,既能清肠热,又可防止肠出血;滑石为清热渗湿之品,湿温常用之,它能被护胃黏膜而治吐血,还能止泻,收湿疮脂水,“为一种矿物性吸着剂”,“湿温病下痢,滑石最佳,盖预防肠出血也”;至于银花炭,乃属植物性吸着剂,其能吸着毒素自不待言(详请参阅《吸着剂概说》)。上述药物大多人所熟知,但赋予新意,老药新用,非章次公先生莫属。
 
方中黄芩量为五钱,黄连仅用三分,轻重悬殊有何考量?章次公认为,“湿温用黄芩,解热特效”,“湿温多心下痞,而其病又在小肠之局部,用黄芩以治痞,而消局部之炎,药病为切合矣”,是以用量独重。黄连苦寒,习俗多谓其能败胃,“考之《别录》,谓其‘调胃厚肠’,征之新说,则列入健胃剂,则败胃之说不足凭。然少用则健胃,多用则败胃,则是事实”。“湿温一证,迁延辄数十日,如每方皆用黄连,病人之食欲因之不能恢复”,岂能不顾及之。当然,黄连与芳香淡渗药同用,则免其弊。方中黄连用小量,足见审慎。总之,此方集古人之精华,采民间之效药,以苦泄为主,佐以芳化、淡渗,清温解热,法度森然。但寓有扑灭肠中细菌、排泄毒素、被护肠壁、防止肠出血等诸多新意,构思宏大,缜密细腻,逾越前人。
 
朱良春
 
注重经典,发挥师意
 
朱良春(1917—2015)深得其师章次公遣方用药之心法,且在实践中引申发挥,其面广、用意深,建树良多。譬如虫类药,章次公用蜂房、蕲蛇治风痹,用蟋蟀、蝼蛄、地鳖虫治积聚、肿胀,用蜈蚣、全蝎治头风痛等,成效卓著。朱良春以虫类药伍入他药,所制的著名方剂,如益肾蠲痹丸治类风湿性关节炎,复肝丸治早期肝硬化,蜘蜂丸治阳痿,健脑散治脑震荡后遗症、老年痴呆症等,疗效确切。朱良春不仅用中药干品,还用鲜药制剂,使用丸、散、胶囊等多种剂型,对恶性肿瘤等疑难重症的治疗作了有益的探索,荡邪用之,扶正亦用之。
 
朱良春重视民间验方,发掘愈疾的特效药作为辨证用药的补充。对葎草、虎杖、蒲公英、一枝黄花、接骨木、豨莶草、仙鹤草、穿山龙等中药应用自如,体验独到。在20世纪50年代,朱良春发掘江苏省南通市中医院“三枝花”(善治毒蛇咬伤的季德胜、善治颈淋巴结核的陈照、善治肺脓肿的成云龙),在医林传为佳话,与章太炎注重“铃医”的思想相呼应,辉映后先。
 
20世纪80年代初,笔者在南通市中医院跟随朱良春老师实习期间,有一天他要我查找“方不对证,非方也;剂不蠲疾,非剂也”一语的出处,我曾在《本草纲目·卷一·十剂》读过此语,出自刘河间,为李时珍所引用。原文见《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本草论》,唯“方不对证”,原书作“方不对病”,一字之差,略异而已。他对这句话非常欣赏,不啻为其自身风格之写照,因其有过人的胆识,用的正是对证的方、蠲疾的剂,而非敷衍塞责,草率从事。
 
兹录朱良春老师一则医案,附以学习心得,以见其与章次公先生一脉相承,并略窥其个人的风格。
 
张某,男,54岁,工人。患伤寒兼旬,热势缠绵,朝轻暮重,神志时明时昧,入暮则谵语呢喃,有时撮空,汗多肢冷,大便溏酱臭秽。苔厚腻,脉濡数、重按无力。此邪仍亢盛,而正已虚馁,心气尤感疲惫,时虞脱变。法当清温化湿、扶正强心并进。处方:太子参20g,苍术10g,苦参片15g,生地榆20g,石菖蒲8g,生黄芩12g,甘露消毒丹20g(包入煎),六神丸30粒(分3次吞服)。
 
朱良春原注:药后病情显见稳定,神志转慧,脉也较振,守原方损益,调治旬余而瘥。此为曩年之病案,引用之以觇六神丸强心之功。
 
按此证系肠伤寒,已达二十日,“热势缠绵,朝轻暮重”,正是热型之特征,吴鞠通说湿温“午后发热,状若阴虚”是也。厚腻之苔,濡数之脉,大便溏酱臭秽,提示胃肠湿热积滞蕴结,而脉重按无力,显示正虚。湿热邪实,可见谵语;正气不支,遂见撮空。允合“邪仍亢盛,而正已虚馁”之病机。加之汗多肢冷,虚脱之变,恐在目前。症情之险重,不待言矣。
 
肠伤寒邪热鸱张耗伤正气,心力不健极易邪陷致变,故当注重强心,此章次公独到之经验。此证之用药,彻邪与强心并进,互相为用。方用黄芩、苦参,其义见前,伍入生地榆是一妙着,地榆泻火解毒、凉血止血,尤长于治疗肠风下血、血痢诸疾,还能愈疡止痛,今知有很强的抗菌作用,可以直接针对病灶,抗菌消炎,顾护肠壁,防止肠出血,盖彰章次公抑菌、护肠之义。湿热交蒸,还当视湿与热孰轻孰重,苦寒伍入芳开、淡渗之品。苍术祛湿化浊,人所熟知,但深一层思考,如章次公所云,芳香化浊,辛烈燥湿,“若苍术、厚朴、附子、炮姜诸品,莫不有强心功效”。朱良春选用此品,实有将“强心脏涵于化浊之中”之深意。笔者粗浅体会,苍术用之得当,对心动偏快或偏缓均有一定的效果,似有双向调节作用,有待进一步验证。石菖蒲芳香化浊,涤痰启闭,开窍醒神。甘露消毒丹为叶天士所定,王孟英誉为“治湿温时疫之主方”。朱良春善集诸家之长,引用此丹以清化气分之湿热邪毒。益气强心取太子参伍六神丸,太子参匡扶正气,可以营养心脏;六神丸解毒消炎,开窍回苏,强心有殊功。根据章次公的经验,蟾酥、冰片、麝香能兴奋心脏,但有刺激胃部之弊,倘与生地、石斛滋养药并用,“有缓和作用,足以补其偏也”。此方用六神丸伍入益气养胃之太子参,其旨正同。总之,朱良春此方扶正以逐邪,逐邪以存正,且在祛邪中寓扶正之意,简洁有力,精义迭出,非胆识兼优者不能为之。
 
遣方用药,章太炎主张守古,守古不是墨守成规,抱残守缺,而是溯源寻本,去伪存真,还其本来面目,保持传统文化的纯洁性。必先自立自强,而后求新求变。章次公谓,“需懂古术语本意,而后以现代科学理解之”。假使古义未明,就失去了今义的基础。朱良春注重经典著作的学习与研究,亦有见于此。朱良春弟子史载祥提出“经典思维”的概念,对正确运用经方很有启发,其意亦同。
 
不上溯章太炎不能知章次公,不知章次公亦不能知朱良春。章太炎倡导的治学门径,以及他们“语必征实,说必尽理”的治学实践,示来者以轨则,备受尊崇。章次公及朱良春开创的“章朱学派”,如一泓清流滔滔不尽,启迪后学。(朱步先  章朱学派传承研究室)

上一篇:“肝主疏泄”协调脾升胃降 调畅情志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首页偏方养生方剂书籍中药秘方药图疗法药方方集视频穴位内科外科妇科男科口腔喉科 鼻炎眼科耳科儿科肠胃泌尿肝胆肛肠骨科神经呼吸皮肤肿瘤美容保健延寿心脑
返回顶部